18选7走势图连线
當前位置:首頁> 信息公開> 媒體報道> 媒體觀察

攝影作品侵權何時休?

   信息來源:        
【字體: 】    瀏覽:-次   版權與免責聲明

  隨著時代的發展,社會對攝影作品的需求越來越大,侵權現象也日益突出,對攝影作品的保護和尊重應成為時代之題。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政協委員、著名攝影家李前光以個人名義作出了《攝影在法律上“二等公民”地位應予改變》的提案。他認為,攝影與文字、音樂、美術等一樣,均為獨立文學藝術門類,呼吁延長攝影作品的法律保護期。

  在恩施州,近年來對攝影作品的侵權行為呈上升趨勢,許多攝影作品未經許可出現在酒店、超市、戶外廣告以及產品包裝上,嚴重損害了攝影師的著作權。怎樣預防攝影侵權的出現?遇見侵權怎么辦?記者走訪了恩施州部分攝影師和法律界人士。

  圖片侵權屢見不鮮

  “我又要去維權了!”3月26日,說起自己的維權經歷,年逾7旬的黎志祥又欣慰又郁悶。黎志祥是一名退休攝影記者,新聞從業三十多年里,拍攝了大量記錄恩施州發展進程的獨家圖片。2017年的一天,他突然接到熟人電話:“老黎!你拍的照片怎么被掛在飯店里了?”原來,黎志祥拍攝的兩幅國家前領導人來恩施視察的新聞圖片被州城一家酒店放大掛在了大廳里當裝飾。他十分氣憤:這是明顯的侵權行為!

  他找到酒店負責人交涉,要求其停止侵權,對方不予理睬。經過律師調查取證,2017年8月,黎志祥起訴至州中級人民法院要求賠償10萬元。開庭前一天,酒店方主動找到他,經協商賠償了2萬余元。

  黎志祥感慨,這次維權成功要得益于自己的法律意識,勇于拿起法律武器。不過,令他哭笑不得的是,隨著恩施州旅游業的發展,許多州內賓館、民宿、餐館、超市為了凸顯地域特色和歷史氛圍,大量非法使用自己拍攝的歷史新聞圖片,并認為這是企業免費對恩施的宣傳。他希望這場官司能夠讓侵權者認識到自己的違法行為,馬上停止侵權。

  本案的代理律師薛勇是一名攝影愛好者,也是一名資深律師。2016年,為了維護會員的正當權益,州攝影家協會聘請他作為協會法律顧問。薛勇介紹,近年來,對攝影作品的侵權行為在恩施州呈上升趨勢。在州內許多廣告、商品外包裝、宣傳畫冊上都能看到攝影師們的作品,作者本人不僅沒有收到報酬,使用方連“招呼都不打一聲”。

  2017年初,利川市攝影師吳華斌在天橋上被促銷人員塞了一本該市某民營醫院的宣傳冊,封面赫然就是自己拍攝的作品《清江墜銀紗》。發去律師函后,雙方達成賠償協議,賠償了1萬元。

  除開商業機構侵權外,另一種侵權形式也讓攝影師十分“受傷”。

  68歲的王開學是鶴峰縣著名攝影人,2018年,他的多張照片未經許可被人使用。說起這次維權經歷,他很委屈:人們總覺得攝影只要“咔嚓”按一下快門就行了,可他們缺乏對攝影師的尊重,沒看到攝影背后起早貪黑的艱辛。僅僅為了拍中營鄉的二臺山云海,他就去了幾十次,其中只有3次遇到云海。往返一次需要兩個多小時,僅油費都要50元。如果要細算這張照片的成本,計算下來可不得了。自己并沒有要求完全按照成本付稿酬,只是要個尊重。況且,稿酬是表示對作者的尊重,索取報酬怎么就成了對方眼中的無理行為呢?

  法制意識亟待加強

  對于攝影作品的價值認知不足是造成侵權的重要原因。

  攝影不是一種簡單的藝術創作活動。它既是腦力勞動,也是體力勞動,更是一項藝術創造。人們看到的是按下快門的簡單瞬間,但是在它的背后,是專業的學習、文化的積累和歷史的沉淀,瞬間的判斷更是對一個人綜合能力的決定性檢驗,按快門后還有人們所看不到的沖洗、制作和再創作的過程。

  此外,攝影的現場性注定了它要比其他藝術創作付出更多的成本。除了支付價值不菲的器材費用和創作成本外,攝影師有時為了獲取一幅作品,甚至需要以生命為代價,這種創作方式和成本與其他藝術門類相比有很大的差異。

  隨著人們法制意識的增強,恩施州攝影作品維權案件越來越多。薛勇所在的湖北雄視律師事務所于2015年正式組建了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專業團隊。自成立以來,已受理了幾十起類似法律糾紛。其中,在圖片著作權案件中,有50多幅攝影作品被侵權。通過法律途徑,作品的作者都得到了應有的法律保護,每幅作品獲得了1萬到幾萬元不等的賠償。

  薛勇介紹,這些案子從侵權方來看,有企業、單位、個人,大部分存在法律意識淡薄,為無意識侵權。依據我國的《著作權法》保護以文字、音樂、攝影、美術等形式創作的文學、藝術和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工程技術等作品。所謂的圖片版權,是著作權的保護對象之一,原作者作品的人身權及財產權,細分則包括發表權、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復制權、發行權、展覽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等在內的十七項權利。

  依據法律規定,在攝影作品范疇,只要是照片的原始拍攝者,就享有決定是否發表作品、是否署名、是否修改和讓別人修改作品的權利,攝影師有權保護自己作品的完整性不被他人二改和商用,當授權給他人使用時,有權向人索要報酬。使用他人作品應當支付報酬而未支付構成侵犯他人著作權,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多方預防減少侵權

  一張照片帶火一個地方。在互聯網強大的傳播下,精美的攝影作品對于一個地方的宣傳效果毋庸置疑。婺源、林芝……一個個小地方成為“網紅”,重慶、桂林……一個個老牌景點再次“翻紅”。“紅”帶來的是游客,更是真金白銀。

  3月25日,州中級人民法院法官王朝友在接受采訪時談到,近年來,恩施各級政府及各種商業機構對攝影的作用認識越來越深,舉辦的攝影賽事很多,這不失為一種征集圖片、進行宣傳的最佳方式。但在進行賽事啟事制作時,舉辦方一定要依據《著作權法》,把圖片用于哪里不能用于哪里進行清晰的界定。這對于賽事舉辦方和攝影師雙方來說都是一種保護。

  他提示,當侵權發生后,攝影師應及時拿起法律武器,尋求法律專業人士的幫助。現實中,有許多著作權被侵權人的確會由于怕麻煩而放棄自己的權利,長此以往,也會助長其他侵權行為發生。同時,由于案件是按照賠償標的進行收費,打這樣的官司并沒有想象中那么昂貴。

  攝影師應該采取哪些舉動可以預防侵權糾紛呢?薛勇提示,按照民法“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攝影師一定要在拍攝前和圖片發布的各個環節都做好防范,留下證據:

  第一,要保留攝影師作品原始文件。攝影作品需保留Raw格式原始文件或Jpeg的大圖格式,如果沒有Raw格式或忘記拍攝Raw格式又遇到侵權事件,也可用其他間接的證據證明你是原拍攝者,比如相應拍攝事件和地點的在場證明、同行伙伴證明等。去年,恩施州發生的一起圖片侵權官司,攝影師因沒有原始文件而不能證明作品為自己所拍而維權失敗。第二,在網上發布時,保留可追究版權作品水印。雖然說打上水印不代表不會被去掉水印,但有明顯水印的圖片可以增加盜圖者的犯罪成本,減少盜圖行為的同時,水印照更可證明自己是版權所屬人。

  對于宣傳恩施的公益性使用,大部分接受采訪的攝影師都表示會支持,只是希望今后在使用圖片之前,使用方能及時告知本人,保留攝影師的署名權,或進行象征性付費,以示對攝影師辛勤勞動的尊重。

條信息 每頁顯示 條 分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第跳轉

掃碼關注中國打擊侵權假冒工作網
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18选7走势图连线 吉林时时开奖查询 红马在线计划 麻将28杠比大小规则 966棋牌在线 欢乐斗地主腾讯游戏 包胆是什么意思 pk10和值稳赚法 双色球投注走势图360彩票 重庆时时彩稳赚软件 重庆时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