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选7走势图连线
當前位置:首頁> 信息公開> 典型案例> 版權

“路虎攬勝極光VS江鈴陸風X7”案判決詳情來了

   信息來源:        
【字體: 】    瀏覽:-次   版權與免責聲明

  2019年3月13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下稱朝陽法院)對原告捷豹路虎有限公司(下稱捷豹路虎公司)訴被告江鈴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江鈴公司)、北京達暢陸風汽車銷售有限公司(下稱達暢陸風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及侵害著作權糾紛案兩案(以下分別簡稱為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

  在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中,朝陽法院判決江鈴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生產、展示、預售和銷售產品名稱為“陸風X7”、產品型號為JX7200和JX7200L的汽車的行為,消除影響并賠償捷豹路虎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合計150萬元;達暢陸風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停止展示、預售和銷售產品名稱為“陸風X7”、產品型號為JX7200和JX7200L的汽車的行為。

  而在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中,朝陽法院未支持捷豹路虎公司認為江鈴公司和達暢陸風公司涉案行為侵害其作品著作權的主張,駁回了捷豹路虎公司的訴訟請求。

  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在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中,捷豹路虎公司向朝陽法院起訴稱,捷豹路虎公司是位于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下稱英國)的著名汽車制造和銷售商。2009年2月,捷豹路虎公司推出五門版“攬勝極光”車型汽車,并于2010年12月20日在第八屆中國(廣州)國際汽車展覽會上首次亮相。2011年7月4日,該五門版“攬勝極光”車型汽車正式投入生產,并于2011年11月8日進入中國市場。該車型汽車在中國經銷商眾多,銷售業績突出。捷豹路虎公司一直投入巨大成本對“攬勝極光”車型進行宣傳,在捷豹路虎公司長期、持續、廣泛推廣下,該款汽車不僅多次亮相國內外車展,也獲得眾多媒體的大量報道,獲得眾多榮譽及國內外汽車行業及汽車媒體評選的獎項。因此,“攬勝極光”車型汽車在中國已具有相當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攬勝極光”車型汽車采用了自身特有的下 壓式車頂、懸浮式車頂、上揚的特征線條、蚌殼式發動機蓋、整車輪廓造型五大獨特裝潢設計。這些設計屬于具有裝飾作用的汽車整體和局部的外觀構造,為形狀構造類的商品裝潢。經捷豹路虎公司的宣傳和銷售,“攬勝極光”車型的獨特設計,已具有區別商品來源的作用,足以使相關公眾將該獨特裝潢與捷豹路虎公司商品及服務聯系在一起,屬于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下稱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有一定影響的裝潢”。

  捷豹路虎公司稱,2014年,江鈴公司推出一款名為“陸風X7”的汽車,該車與“攬勝極光”車型在外觀視覺上基本無差別,并具有“攬勝極光”車型上述五大獨特裝潢設計,易使相關公眾將兩車型混淆,給捷豹路虎公司造成極大損失。江鈴公司生產、宣傳、銷售“陸風X7”汽車的行為以及達暢陸風公司宣傳、銷售、展示“陸風X7”汽車的行為,屬于擅自使用與捷豹路虎公司有一定影響的裝潢相同或近似標識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上述行為同時也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和應遵守的商業道德。

  基于此,捷豹路虎公司請求朝陽法院判令江鈴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生產、展示、預售和銷售產品名稱為“陸風X7”、產品型號為JX7200和JX7200L的汽車(下稱“陸風X7”汽車);判令達暢陸風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停止展示、預售和銷售“陸風X7”汽車;判令江鈴公司、達暢陸風公司共同賠償捷豹路虎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150萬元并消除影響。

  針對捷豹路虎公司的上述訴訟請求,江鈴公司辯稱,捷豹路虎公司針對本案事實還另案提起了著作權侵權糾紛的訴訟,根據“一物一權”原則,同一汽車外觀只能是一個權利的客體,捷豹路虎公司的行為屬于濫用訴權。捷豹路虎公司在其“攬勝極光”車型外觀的外觀設計專利權被無效后,又主張反不正當競爭法及著作權法的保護,違反了公平誠信原則。“攬勝極光”車型在我國不屬于“有一定影響的裝潢”,該車的實用功能和美學價值不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此外,江鈴公司還認為,捷豹路虎公司提交的圖片和照片并非立體造型,不能證明現場勘驗的車輛與其主張權利的汽車車型及該車出廠時外觀一致。“陸風X7”車型汽車與“攬勝極光”車型汽車在外觀上差別巨大,不構成近似。汽車商品具有特殊性,其品牌、銷售場所及渠道、價格等決定了相關公眾不會因汽車外觀產生混淆誤認。另外,本案不符合適用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情形。

  綜上,江鈴公司請求駁回捷豹路虎公司的訴訟請求。

  該案中,經查明,朝陽法院認定了相關事實。2013年11月6日,江鈴公司將涉案“陸風X7”車型申請了第201330528226.5號、名為“越野車(陸風E32車型)”的外觀設計專利。2016年6月3日,原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第2914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將“攬勝極光”車型設計作為對比設計后,認定從整體上觀察,本專利與對比設計在整體視覺效果上沒有明顯區別,宣告該外觀設計專利權全部無效。江鈴公司不服,針對該決定提起行政訴訟。2018年3月26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2016)京73行初4497號一審行政判決書,撤銷第29146號決定。2018年11月28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京行終4169號二審行政判決書,認定陸風E32車型專利與“攬勝極光”對比設計相比,二者之間的差異未達到“具有明顯區別”的程度,該二審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江鈴公司的訴訟請求,至此,江鈴公司的涉案外觀設計專利權被宣告無效。

  2011年11月24日,捷豹路虎公司就“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申請第201130436459.3號外觀設計專利。2015年2月16日,江鈴公司針對該專利向原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2016年6月3日,原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第29147號決定,以在2010年12月21日至12月27日舉行的廣州國際車展上公開展覽“路虎攬勝Evoque雙門版”作為對比設計,宣告該外觀設計專利權全部無效。

  此外,朝陽法院還查明,訴訟中,江鈴公司、達暢陸風公司均表示其已于2018年1月前停止生產、銷售涉案“陸風X7”汽車。捷豹路虎公司對上述主張不予認可,江鈴公司、達暢陸風公司亦未對上述主張提交任何證據。

  經審理,朝陽法院認為,在這起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中,結合各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的爭議焦點為:第一,捷豹路虎公司是否有權提起本案訴訟,其提起本案訴訟是否屬于權利濫用;第二,捷豹路虎公司主張的“攬勝極光”車型是否屬于有一定影響的裝潢,江鈴公司及達暢陸風公司的涉案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第三,如果前述不正當競爭行為成立,江鈴公司及達暢陸風公司應當如何承擔法律責任。

  針對爭議焦點一,朝陽法院認為,捷豹路虎公司作為利害關系人有權提起本案訴訟。針對江鈴公司主張的捷豹路虎公司另案提起了著作權侵權糾紛的訴訟、“濫用訴權”問題,朝陽法院認為,“一物一權”系物權法的基本原則,指一物之上只能存在一個所有權,而非泛指所有民事權利。相反,在滿足不同法律規定的情況下,同一汽車外觀并非僅為一項知識產權的權利客體,具有存在多項知識產權重疊的可能,例如著作權、特有商品裝潢、外觀設計專利權等,不同權利在保護范圍、所保護的法益、保護條件等方面并不相同,多種權利并行不悖,當事人有權基于不同的權利基礎提起多個訴訟。針對同一保護客體而言,當其中一項權利,如外觀設計專利權,被無效或保護期屆滿后,不當然意味著權利人同時喪失其他權利。故捷豹路虎公司在“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的外觀設計專利權被無效后,仍有權就“攬勝極光”汽車外觀分別依據著作權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尋求救濟。至于捷豹路虎公司是否能夠在實體上得到救濟,則應分別依據不同法律規定進行具體判斷。因此,捷豹路虎公司在另案提起侵害著作權糾紛訴訟的同時,提起本案訴訟不屬于權利濫用。

  針對爭議焦點二,朝陽法院認為,經過捷豹路虎公司的長期宣傳和使用,相關公眾能夠將“攬勝極光”汽車所使用的形狀構造裝潢,與捷豹路虎公司的特定型號汽車商品聯系起來,從而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故涉案“攬勝極光”車型外觀作為形狀裝潢,屬于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一)項所保護的“有一定影響的裝潢”。江鈴公司的“陸風X7”汽車的形狀裝潢與“攬勝極光”汽車的形狀裝潢在包括懸浮式車頂、下 壓式車頂、上揚特征線條、發動機蓋、整車輪廓等五點具體設計在內的整體視覺效果上構成近似,江鈴公司的“陸風X7”汽車使用了捷豹路虎公司“攬勝極光”汽車的裝潢。江鈴公司使用在“陸風X7”汽車上的形狀裝潢,足以導致相關公眾將其與捷豹路虎公司的“攬勝極光”汽車發生混淆和誤認。

  綜上,朝陽法院認為,江鈴公司的涉案行為已違反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構成了擅自使用與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商品裝潢相同或近似的標識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引起了市場混淆,損害了捷豹路虎公司的合法利益和商業信譽。遂判決江鈴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生產、展示、預售和銷售產品名稱為“陸風X7”、產品型號為JX7200和JX7200L的汽車的行為,消除影響并賠償捷豹路虎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合計150萬元;達暢陸風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停止展示、預售和銷售產品名稱為“陸風X7”、產品型號為JX7200和JX7200L的汽車的行為。

  侵害著作權糾紛案

  在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中,捷豹路虎公司訴稱,“攬勝極光”汽車外觀在保留了路虎經典車輛設計特征的基礎上,增加了自身特有的外觀設計特點,其獨創性特征主要包括下 壓式車頂、懸浮式車頂、上揚的特征線條、蚌殼式發動機蓋、整車輪廓造型。上述五點設計均出于美學的考量而非功能性設計,該設計使“攬勝極光”汽車外觀具有獨創性、藝術性和審美意義,故“攬勝極光”汽車外觀可以作為實用藝術作品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的保護。同時,該汽車外觀是以線條、色彩及比例分割等形式體現的具有審美意義的立體造型藝術作品,也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下稱著作權法)中的美術作品。

  捷豹路虎公司稱,2014年,江鈴公司推出名為“陸風X7”的汽車,該車與“攬勝極光”汽車外觀在整體造型和視覺效果上幾近相同,也同時具備“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的上述五點獨創性特征。江鈴公司與達暢陸風公司通過分工協作,向社會公眾宣傳、銷售“陸風X7”汽車,已構成對捷豹路虎公司享有的“攬勝極光”汽車外觀作品著作權的侵害。其中,江鈴公司生產“陸風X7”汽車的行為侵害了捷豹路虎公司對“攬勝極光”汽車外觀作品享有的復制權;江鈴公司與達暢陸風公司銷售“陸風X7”汽車的行為侵害了捷豹路虎公司對“攬勝極光”汽車外觀作品享有的發行權;江鈴公司在其官方網站及其他第三方網站上宣傳推廣“陸風X7”汽車的行為侵害了捷豹路虎公司對“攬勝極光”汽車外觀作品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江鈴公司與達暢陸風公司的上述行為給捷豹路虎公司造成極大損失。

  基于此,捷豹路虎公司請求朝陽法院判令江鈴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攬勝極光”汽車外觀作品著作權的行為,包括停止生產、展示、預售和銷售產品名稱為“陸風X7”汽車;判令達暢陸風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攬勝極光”汽車外觀作品著作權的行為,包括停止展示、預售和銷售“陸風X7”汽車;判令江鈴公司、達暢陸風公司共同賠償捷豹路虎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150萬元并消除影響。

  針對捷豹路虎公司的上述訴訟請求,江鈴公司請求駁回捷豹路虎公司的訴訟請求。江鈴公司辯稱,“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的權屬不明,捷豹路虎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其對“攬勝極光”汽車外觀享有權利,且捷豹路虎公司提交的圖片和照片并非立體造型,不能證明現場勘驗的車輛與其主張權利的汽車外觀及該車出廠時外觀一致。捷豹路虎公司針對本案事實還同時提起了不正當競爭糾紛的訴訟,根據“一物一權”原則,同一汽車外觀只能是一個權利的客體,捷豹路虎公司的行為屬于濫用訴權。捷豹路虎公司在其“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的外觀設計專利權被無效后,又主張著作權法及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違反了公平誠信原則。

  江鈴公司認為,著作權法未規定實用藝術品這一作品類型,實用藝術品獲得保護的前提是其藝術性與實用性在物理及觀念上均可分離,且需具有較高的審美意義和藝術性。而涉案汽車外觀中的藝術性無法與實用性相分離,無法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就美術作品而言,SUV車型不滿足“審美意義和藝術性”要件,也不滿足美術作品獨創性的要求,不屬于美術作品。

  此外,江鈴公司還認為,“陸風X7”汽車外觀與“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相比,兩者在整體線條及比例、汽車前臉、汽車后臉、汽車側面、車頂等方面,無論局部還是整體,均不構成實質性相似。江鈴公司也不具有侵犯捷豹路虎公司著作權的主觀過錯。

  綜上,江鈴公司請求駁回捷豹路虎公司的訴訟請求。

  結合各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朝陽法院認為,這起侵害著作權糾紛案的爭議焦點為:第一,捷豹路虎公司是否有權提起本案訴訟;第二,捷豹路虎公司涉案“攬勝極光”汽車外觀能否受我國著作權法的保護,江鈴公司及達暢陸風公司的涉案行為是否構成對捷豹路虎公司著作權的侵害。

  針對爭議焦點一,朝陽法院認為,捷豹路虎公司首席設計師的書面聲明、向法庭所作陳述,捷豹路虎公司提交的概念車初稿、計算機輔助設計全真概念模型照片、相關勞動合同復印件,以及“攬勝極光”實車證件上的標示及相關新聞報道等證據,均指向“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的權利所有人為捷豹路虎公司。現捷豹路虎公司主張江鈴公司、達暢陸風公司使用了與其“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相同或近似的“陸風X7”汽車外觀侵犯了其著作權,捷豹路虎公司有權提起本案訴訟。

  針對爭議焦點二,朝陽法院認為,我國著作權法雖未將實用藝術作品納入作品的類別,但著作權人為《伯爾尼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公約》(下稱《伯爾尼公約》)成員國法人或自然人的外國實用藝術作品,也應受我國法律的保護。但是,《伯爾尼公約》雖規定了實用藝術作品,但未對其概念加以明確。鑒于我國著作權法尚未就實用藝術作品予以界定,結合著作權法的一般原理,朝陽法院認為,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的實用藝術作品應至少包括如下要件:一是實用性與藝術性能夠相互分離;二是具有獨創性且該獨創性判斷標準至少應與美術作品一致。即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的實用藝術作品,應指具有實際用途、實用性與藝術性能夠相互分離、富有審美并具有較高藝術高度的藝術作品。

  基于上述觀點,朝陽法院認為,在這起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中,一方面,在案證據尚不足以證明“攬勝極光”汽車外觀的五點獨創性設計系基于功能性作用的實現,“攬勝極光”汽車外觀在線條、造型、色彩等方面的藝術性表達,可以與實用功能進行分離,其不屬于因實用性與藝術性無法相互分離而不受著作權法保護的情形。另一方面,本案中,“攬勝極光”汽車外觀在線條、色彩、造型等方面雖一定程度上融入了設計者對美感的追求,但相比于普通的汽車外觀,這些具體表達仍不足以達到美術作品獨創性的最低要求,一般公眾更多地將其視為工業產品而非藝術作品。因此,捷豹路虎公司的“攬勝極光”汽車外觀在整體上未達到美術作品所要求的藝術創作高度,不具有獨創性,不屬于美術作品,也不屬于實用藝術作品。

  基于上述認定,朝陽法院認為,捷豹路虎公司認為江鈴公司和達暢陸風公司涉案行為侵害其作品著作權的主張不能成立,在這起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中,判決駁回了原告捷豹路虎公司的訴訟請求。(記者呂可珂)

條信息 每頁顯示 條 分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第跳轉

掃碼關注中國打擊侵權假冒工作網
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18选7走势图连线 贝贝游戏通比牛牛技巧 北斗彩票分析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金牛国际线上娱乐登录 时时彩平台代理 中网内蒙古时时 pk10走势图看法教程 简单双方协议书范本 如何买江苏快3稳赚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